加入收藏 | English

《泉韵》杂志——《知晓》

作者: 时间:2022-10-09 点击数:

知晓

◎卢彦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“若我能在白天为你稳妥地写一首诗,那夜里就无所畏惧。”

 现代社会,快餐式爱情逐渐成为大众化选项。人们用半年、几个月、甚至更短的时间,匆匆寻觅到一份温情,然后迅速吞吃果腹。

 所有人都在说,所有人都在告诉我,这是爱,我爱他爱得深沉。像是这些人,都在走一条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的路。

 终日的忙碌和惴惴不安的急迫,被我们一次再一次遇见,于是就充满了抱怨。所积蓄的坏情绪,却向身边亲近的人发泄。爱意逐渐削薄,所以总是负面情绪。

 如释重负般摆脱了一段恋情,却又逐渐在新鲜感消失的过程中深感寂寞。由是开始了下一段盲目奔赴,带着不清不楚的目的循环,直到成家立业的年纪才收手。

但我们仍然受困,在虚情假意,在人情世故,在阿谀奉承。抱歉的是太多个“我们”,自己却不能从这迷幻的生活里,找寻到一份浪漫的日常,用来消遣。

 那么,迄今为止,还有没有一个人,能让你从心底里,变得柔软了?

 记忆里是有的。

 那时好像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烦恼,唯一的抱怨也是卷子印了又印,油墨的香臭味也是,去了又来。

 但好像每一次晚霞都有新意,不管橙红粉紫,教室里永远热闹个不停。

 你或许会逃下午最后一节自习,在空旷的餐厅随便挑一个窗口,打菜的时候和大妈随便唠上几句。心里却一直记挂着,教室里的那人无不无聊、会不会饿。

 而等你吃完饭,恰好下课。于是就逆着人流,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,看看能不能幸运的打个照面。

 平时我不太会吃早饭,而是在小憩过后,抬起头看你从食堂匆匆赶回来。和身边的人笑闹着进门,把大大小小的零食堆在桌面上,转头又跑去走廊耍。

 要说你和其他人,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。不过是我能肆无忌惮地,在你面前,主动褪下所有明媚的成熟,抱回乖张跋扈的本色。

 很开心最后的几个月,我们能一起走夜路。从繁星都暗淡的黑夜冲出,扎身于整个喧哗世界。从冬末,两个人一步一步地踱到夏初。

 我有时候路过餐厅里的面包坊,能闻到从里面传出来的香气。忽然就觉得,曾经烤的司康并不算香,但你一个一个,吃的起劲。

 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 偶尔有一次,如末日黄昏那样的夕阳景色,顺着教室前门上嵌入已久、布满灰尘的玻璃,反射进我的瞳孔。而室内,恰好每一处,都缀满暗沉的金。

 估计那时候,我会很想你。









Copyright 齐鲁师范学院 文学院版权所有   
地址: 济南市章丘市文博路2号       邮编:  250200(章丘)        
电话: 0531-66778060       EMAIL: qlnuwenxueyuan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