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English

《泉韵》杂志——《雨夜随笔》

作者: 时间:2020-11-30 点击数:

雨夜随笔

◎王梦凡

 灯火阑珊的城市,一瞬没入了黑夜中,持续了一天的暴雨毁坏了电路。豆大的冰雹一个劲儿的砸在玻璃上,彷佛在宣泄着什么不满,雨声、风声也不甘示弱,吵得我睡意全无。伸手摸索着床头的电子表,幽幽的光亮告诉我,此时此刻也就是二十一点四十五分,我的城市停电了。

 雨势不消反增,丝毫没有想要停下的想法。脑海中的思绪还停留在手机关机前我点开的文章——《别让你们的“温暖”,融化了它们的家》。配图中的北极熊骨瘦如柴、毫无生机。我忍不住反问一句:难道真的还有人认为,人与自然的博弈中会有一方取得绝对胜利吗?心中的愤慨好似这五月份的冰雹一样,扰得我久久无法入眠。

   起身走到客厅里翻箱倒柜的从角落里找出一根蜡烛,由于长时间没用过,现在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。用手指捻了捻烛芯,这是小时候父亲教给我的,据他说这样点的蜡烛会更亮。其实我感觉没什么区别,但又担心拂了他的面子,便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。我不喜欢蜡烛燃烧的味道,只好将点燃的蜡烛远远地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,又转身回到了卧室。卧室的房门半敞着,蜡烛的微光,紧贴着半敞开的门边爬了进来。忽明忽暗的在卧室的白色墙壁上映出颤颤巍巍的光。而蜡油燃烧后的气体还是霸道的,毫无顾忌的穿过房门,充斥在房间的角角落落,相比之下,蜡烛的光则显得是那么的小心翼翼。

    我斜倚在床头上,回想着近来看过的生态破环方面的新闻,再联想到这五月份突降的冰雹以及刚刚经历的疫情,这难道真的是大自然在给人类警告?不禁一阵后怕,身体的力气彷佛被绑架去了,丝毫动弹不了。就这样扭曲着沉重的身体僵在了那里,直到实在忍受不了身体的麻木,脖子泛着的酸楚,才缓慢的转到另一边继续听着窗外的雨声。冰雹拍打的声音越来越小,悄悄然地融进了雨声里,世界只剩下了富有节奏的滴答声。疫情总会彻底过去,天空也会放晴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依旧是世界的主流。想到这儿,心中的一大半烦闷才被吹散在雨中。停电的雨夜好像更适合让思绪变得天马行空,昏暗的光线迫使视觉感官关闭,只留下听觉帮助这听雨的人去思考世界,窸窸窣窣的雨声清晰的传入耳中,敲打着耳膜,留下嘀嗒嘀嗒声……

  缘不知何起,又何必苛责结束。烛火的光影还摇曳在墙上,伴着这雨声所特有的催眠功效,整个世界又沉入了梦乡,太阳仍会如约而至,美好的依旧如往常,而雨滴落下的地方,便碎成了片片温柔,装饰了宇宙的各个地方。

 


 







Copyright 齐鲁师范学院 文学院版权所有   
地址: 济南市章丘市文博路2号       邮编:  250200(章丘)        
电话: 0531-66778060       EMAIL: qlnuwenxueyuan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