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English

《泉韵》杂志——《骨肉之间》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7 点击数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骨肉之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◎陈唯一

 每当在荧幕上看到古代的婚礼,总是无法理解,在大喜的日子里,新娘和母亲为何总哭哭啼啼,像是矫揉造作,十分讨厌。而现在,我似乎理解了。

 俊眼修眉,顾盼神飞,文采精华,见之忘俗。这是探春给读者的第一印象。大观园中,探春是少有的精明能干,志向远大之人,她理家赢得王熙凤的夸奖:“好!好!好!好个三姑娘!”可见她为人处事的能力。面对残菊傲霜,她吟道:“明岁秋风知再会,暂时分

 手莫相思。”可见其文采亦不错。可是,这样一位优秀的女子,却是庶出,由赵姨娘所生,这严重影响了她的发展。

 赵姨娘给我的印象是骂骂咧咧地将茉莉粉向芳官脸上摔去,与藕官,豆官扭打在一起,闹得不可开交。这样一个泼妇刁婆是仅次于王夫人的姨太太,贾政的妾室,却拥有着十分不幸的人生。做主子,在下人们面前不受尊敬,没有权威,在主子们中又抬不起头,屡屡讨得没趣。王夫人对她恨之入骨,故凤姐也刻意刁难她,唯一的儿子贾环还不争气,形容猥琐,举止荒诞,优秀的女儿探春又离她远远的,终日以“姨娘”呼之。

 为了更好的发展,探春总远着赵姨娘而亲近王夫人和宝玉,探春极力地想让大家忘记自己是赵姨娘所生,她给宝玉做鞋而不给贾环做,在处理家事上也常偏袒他人而委屈赵姨娘。探春的内心也许是矛盾的,但她们二人的母女关系一定是失败的。

 大观园女子终免不了悲剧的命运,探春成了南安太妃保护自己女儿的挡箭牌——替她的女儿外出和亲。成为王妃听起来不错,但在当时,远嫁几乎就意味着永别。

 清明涕送江边望,千里东风一梦遥。

 探春出嫁江边欲行之时,真正“涕送”的又是谁呢?离开家门之前,探春主动奔向赵姨娘住处,两人相拥,探春大喊了一声“娘!”便抱头痛哭,也许这是探春一生之中与自己亲生母亲最亲密的一刻了吧!

江边城楼上,轿船齐备,吉时一到,探春转身辞别众人。王夫人和老太太尚有一丝哀伤,王熙凤则面不改色,而探春的“义母”南安太妃不但面不改色,反而满脸愉悦,似乎在想只要她顺利和亲,自己的女儿和夫君就安全了……探春即将诀别众人之际,本就在最旁边哭着的赵姨娘不自觉地冲下台阶,却被凤姐一把拉住,赵姨娘只得乖乖站好,强忍着哭声送探春上轿,骨肉分离却如此草率,怕落人话柄,赵姨娘竟无法与亲生女儿做最后的离别。

    探春擦干眼泪,毅然上轿,送亲的队伍缓缓行进,直到乘船远去。其余的人都在假意挥手,只有袭人还略略伤心,赵姨娘却哭成了个泪人……

 一帆风雨路三千,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,恐哭损残年,告爹娘,休把儿悬念,自古穷通皆有定,离合岂无缘?从今分两地,各自保平安。奴去也,莫牵念。

 世上最深母子情,探春和赵姨娘,一对相厌而又相惜的母女。其实血浓于水的骨肉之情永远是神奇的,又何必在最后诀别之时遥遥相顾,有情无处诉呢?

 骨肉之间本无深仇大恨,爱要趁早。


图书的作者:曹雪芹

出版单位:岳麓书社

出版时间:2015年9月








Copyright 齐鲁师范学院 文学院版权所有   
地址: 济南市章丘市文博路2号       邮编:  250200(章丘)        
电话: 0531-66778060       EMAIL: qlnuwenxueyuan@163.com